像已找到答案

我原来活得很虚伪了,可是什么是虚伪的我?像已找到了答案,但答案又很远,甚至触手不及。回首往事,其实处处都是答案,处处都是自己的缩影。

那是严热的盛夏,汗珠飘在鼻子上,显得并不是十分切调。学校的操场如同蒸炉般,涌出无数人群奔走离去。

虽然体育大考已经结束许久,但是跑操这样“强身健体”的课余活动还是逃不出学校安排的魔爪。特别是对田径从不感冒,甚至中考体都不报长跑的我来说,简直是要了胖子的老命。尽管如此,跑操的痛苦依旧挡不住对炸鸡腿的痴迷。只见一个箭步冲入小卖铺,三下五除二便买到了炸鸡腿,仿佛里面装着天大的秘密似的,一刻不离地握着袋子,一溜烟冲上顶楼。

炸鸡腿即是正义。因其诱人的香气以及特定的售卖时间占据了跑操结束后小卖铺的热销榜榜首。那略带姜味的,有些酥软的表皮,包裹着鲜嫩的肉, 如今回想起来,还是那么得回味无穷。这样的人间美食经常被我作为第二顿早餐。

正独乐乐的我被打断了“施法”,被叫出走廊,心里却对吃了一半的炸鸡腿意犹未尽。“下午去医院看Y吗?Z开车去!”哎,不用上课!我的心里激动地快要飞起来了,要知道下午又是一节无聊的化学背书课,但我还是按耐住心里的兴奋,假装不失风度地同意了,顺便反问一下还有谁去呢?J答“还有G喔,应该没有其他人了。”

接下来像已经放假了一样,都没有心思上课了。东张西望,盼望着时间能再跑快一些。无意间,目光落在右边的空桌椅上,自从上次调了座位,Y都没有回来捂热过,属实可惜。不禁想起了以前都很抗拒的,中午放学后的化学时间,现在竟有些怀念,真是自相矛盾,怎么看怎么别扭。

上完第三节课胜似度过了一次春夏秋冬般漫长,心己早寄托于逃离这限制我放飞的“五指山”。可事实来得更突然了。

后面两节课是数字课,作为一个数学人的Z,自然是巧妙地解决了时间冲突,便决定在这两节课“偷偷”溜出去,顺便改上了两节自习课。

出发咯!

Z拉着我走在前头,后面随着J和G,向高年级的停车场走去。好吧,此时我的地位属实有些尴尬,与他们格格不入。一路上腼腆脸红,一声不语地走着。只有我一位男生喔,确实无地可容,感觉全界都要把我吃掉。

车车嘟嘟嘟,穿过人山人海,曾映入眼帘的大街小巷,转眼都飘散如烟。

头一站来到教育局,Z匆匆地跑开了,车上三人你不言我不语,空气特别安静,紧张的气氛,再加上环境的安宁,似乎想催人入睡。可是这种忐忑不安的心情怎会让大家轻易入睡,反而更加让人高度紧张。度过漫长的等恃,Z回到车上来,顺带缓解氛围,居然来了一波毒奶”,寄托美好而又令我不自在的祝愿。

下一站来到了市场, 这里还挺热闹的。原本以为我们一行人会去买水果咧,实际上Z已经准备好了,只是在此停车,步行穿过住宅楼,总算来到医院。这一路上我总算是刷到了些存在感,做了只东抬西拣的工具人。

误打误撞才来到住院楼,经历了一波长途跋涉,终于……

推开病房的门,Y正安静地躺在床上,J和G都把沉重的心情放低,但是我没有,反而更加谨慎了,除了Y以外这里还有其他陌生人,这使得我更加不自在,再有是大脑迟钝导致语言障碍,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很长一段时间都站在旁边傻傻地守行为。接下来我们四人还一起下去“逛”医院呢,更是逛出了一段时光,似小夜灯般游荡。

时光短暂,离别情长。J和G争相拥抱,可时间却挽留不下谁的任何一次。迫于男女有别,我和Y以握手为别,轻轻地握,生怕按痛那日夜点滴的手,生怕按破那希望的光芒。我还注视着Y的泪水,是心酸,更是疚极。那双水肿而冰冷的手,怕是失望,更怕是绝望。却,束手无措。

关上电梯门的瞬间,眼前只剩下银白的电梯挡板,紧张而迟钝的大脑偏偏就在这时才能放松下来,却一遍又一遍地回想着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一次又一次地寻找刚才不该说的错话,不该做的错事。尽管没有人因此而流露出半点反感,但我就是这样,只有在一切都错过以后才醒悟过来,可惜那一切都过去了。

那天中午,在外边吃的是快餐。我不敢点多,只吃了十三块钱的番茄炒蛋。下午回校时,Z也没有收。只不过呢,还是逃不掉化学课的如期而至。老师依然坐在门口,拍打着手上的木棍……

后来,这段回忆被我尘封了许久,这和后来太多事情一样了。这里一切的一切,都是些不成熟的经历。这会儿写下来便代表着落笔即是终章,从今以后有人再度问起,我会微笑着沉默不语。

其实过去那么久了,但我依旧还是没有进步,这里能看出我过去的缩影,我现在的缩影,甚至是未来的缩影。吃鸡腿这事对于吃货来说不论身在何方都不可挑剔;假装这一大技,如同那些杂牌洗衣液,往自己身上倒香精来掩饰自己的无能;贫玩不想上课已成常态,尴尬紧张那都是几乎为日常;见人哭泣仍内酸外冷而无策安慰,仿佛“冷血”生物的神情;那迟顿的大脑也并没有让我喜欢说话。这是什么乱七八糟?无厘头的我格格不入头,并不是特别钟爱安静,但安静能让想得太多太多了。

后来,Y对我说,有缺口的人生才是完美的。那两节自习课所做的试卷,我一眼都没看过;那天的炸鸡腿我没有吃完;那天跑操后满是汗的内衫我没来得及换;那天Z对我的毒奶我居然“穿了反甲”;那天的午饭我一点肉都没碰;那天的到来与离去,一切都来得太突然,我还没有准备好。

其实很庆幸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如果我会读心术,那我一定会崩溃,表面一套,内心一套的,那才是虚伪。

2021-11-28

原创文章 谢绝转载